搜索

热点关注

党员带头跑 乡村更美好 ——梁平区发挥社有企业龙头带动作用,推进“三社”融合发展试点
重庆市社表彰2018年信息工作先进集体及个人
重庆市市长唐良智:市供销合作社工作卓有成效
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李明清调研江津区“三社”融合发展等工作
重庆梁平区委书记杨晓云 充分肯定区供销合作社扶贫工作
重庆市市长唐良智:供销社工作很有成效
我国学者研制出马铃薯种薯纳米促芽剂
农村社保卡不能一发了事
甘肃高台县调往新疆的牛发生一起O型口蹄疫疫情
全国非主要农作物品种登记培训在山西举办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欢迎合作 | 隐私声明 | 广告服务 | 文件下载 | 人才招聘 | 在线留言 | 活动报名 | 样品申请 | 预约申请 | 会员中心 | 后台管理

pageCopyright © 2018 重庆市翔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页面版权所有 电话:13609454336 联系人:杨先生 渝ICP备15007105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新闻中心

动态 News

——  NEWS CENTER  ——

——  NEWS CENTER  ——

——  NEWS CENTER  ——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NEWS CENTER  ——

新闻中心

——  NEWS CENTER  ——

新闻中心

——  NEWS CENTER  ——

——  NEWS CENTER  ——

新闻中心

农机4S店如何叫好又叫座?

作者:
来源:
2017/09/03 09:24
【摘要】:
如果说规模经营与农业机械化是一对孪生兄弟,那专业化农机服务就是他们共同的剪影,特别是随着家庭农场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提升,如果不能及时认识这如影随形的辩证关系,势必会影响新型职业农民的尊严和体面的生活。农机“三包期”之后的维修服务,一直是农机行业的一大难题。   2013年,上海市松江区率先探索农机4S店的专业化服务模式,上海其他区也紧随其后。然而四年时间过去了,农机4S店的模式并没有在上海其他区有效
  如果说规模经营与农业机械化是一对孪生兄弟,那专业化农机服务就是他们共同的剪影,特别是随着家庭农场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提升,如果不能及时认识这如影随形的辩证关系,势必会影响新型职业农民的尊严和体面的生活。农机“三包期”之后的维修服务,一直是农机行业的一大难题。
 
  2013年,上海市松江区率先探索农机4S店的专业化服务模式,上海其他区也紧随其后。然而四年时间过去了,农机4S店的模式并没有在上海其他区有效开展起来,那松江的农机4S店运行情况如何?近日,记者前往国内首家为农机提供专业化维修服务的合作社——上海宏烨农机专业合作社,一探究竟。
 
  市场呼唤农机专业化维修服务
 
  走进上海宏烨农机专业合作社,室外水泥地上整齐地停放着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农机,维修人员在仓库和维修车间里忙碌着,所有人的工作服就像刚从水里捞上来似的。合作社理事长何文彬同样满脸是汗,湿透的白衬衣整个儿贴在他的身上。他告诉记者,合作社共有15个工作人员,一年忙到头,10个专业维修人员更是连轴转,只有过年时才能休息几天。
 
  记者了解到,作为一家农机专业维修服务商,宏烨农机专业合作社每年过完年就得安排农机维修保养工作,4、5月份要应付抢修,特别是近两年,农场主的农机保有量提高之后,合作社就更忙了。
 
  记者通过松江区农机管理所所长陈勇了解到,该合作社承担了松江地区所有农机的专业化维修服务的职责,合作社从2013年的1个人发展到如今的15个人。
 
  何文彬学的是农机专业,从学校毕业后就到松江区农机服务推广站工作。2013年,松江区探索政府提供专业化服务设施场地、合作社自负盈亏为农机提供4S店式服务的模式时,何文彬毅然吃起了螃蟹,通过公开招投标获得了组建松江区农机维修服务中心(农机4S店)的机会,成立了被誉为“全国首家农机4S店”的宏烨农机专业合作社。
 
  何文彬一直在农机领域摸爬滚打,虽然政府提供了设施场地,但他也知道农机专业化维修服务是个微利行业,更何况,“三包期”内的农机维修由厂家或经销商提供服务,简单的农机故障农机手自己也能修,普通的乡村维修店虽然条件简陋一点,但乡里乡亲的总能消化掉一部分市场需求。
 
  “到合作社做专业维修人员工资不算高,但是稳定,工作环境也好,几年下来我掌握了不少技术,看着一台又一台机器在我的手里恢复了功能,蛮有成就感的。”泖港镇田黄村的农机维修高级工顾国弟说。
 
  顾国弟也是个老农机,从1984年起进入村农机服务队,一干就是20年,后来进入一家农机合作社,最后加入了新成立的宏烨农机专业合作社一直干到现在。合作社其他几个维修工的想法和顾国弟如出一辙,他们都有多年农机维修的经历,有的是个体户,有的开过维修店,虽然到企业打工年收入也能挣个五万元左右,但是他们还是愿意聚到一起,做快乐的农机维修工。
 
  何文彬认为,现在的农机是现代化设备,如果维修工仍然单打独斗,不是把生意拱手让给了厂家,就是眼看着邻里乡亲要承担较高的维修费用,甚至会耽误农时,而农机专业合作社有大型维修工具,农机维修工经常在一起接受培训或者探讨技术,提高了维修效率,又保证了安全,何乐而不为?
 
  农机维修的特点是大修进店、小修找点、抢修到田,如果没有一支专业化的维修队伍,平时不练就一身功夫,确实很难满足现代农业发展的需求。短短四年时间,宏烨农机专业合作社从1个人发展到15个人,一年忙到头,足以证明专业化维修的不可或缺。
 
  “因为名气响了,金山、奉贤等地的大型农机也会送到这里来修,市场化运作、企业化管理的优势逐渐凸显出来,我对农机4S店模式充满信心。”何文彬说。
 
  当然,专业化维修的软硬件要求都不低,除了政府提供的设施场地、一支合格的维修队伍,还需要提高专业化的管理服务能力。为此,宏烨农机专业合作社正在开发信息化管理系统,用二维码标定库房内不同的零配件,扫码后就能看到数据库里的相关信息;同时,还通过信息化生成“问题清单”,扫一扫清单,车辆机型、人员信息、故障档案以及所需更换的零部件型号等信息,都可以瞬间显示。
 
  “维修微利+综合效益”才是出路
 
  微利是现阶段农机专业化维修服务的经营特点,何文彬对此早就明白,那么,宏烨农机专业合作社何以能在微利下发展壮大?“主要是在松江区农委的支持下,合作社形成了‘一业为主、综合经营为辅’的经营格局。”何文彬说。
 
  所谓“一业为主”,就是以提供农机专业化维修服务为主,通过增加维修业务量,利用农机零配件供应量来贴补微利的尴尬,同时,利用农机手培训、农机销售、农机处置三个方面的业务壮大合作社。
 
  记者发现,宏烨农机专业合作社的“一业为主”一是要维持微利经营,二是必须承接松江区各类农机的专业化维修。如果不是松江区农委把农机手培训、农机销售、农机处置这三方面的服务交给他们,合作社显然难以为继。
 
  陈勇说:“如今的宏烨农机专业合作社已经升级为松江区农机专业化服务的资源平台。”陈勇的说法并不夸张,现在,宏烨农机专业合作社是松江区农机维修服务中心即农机4S店的代名词,作为上海市首家区级农机维修服务中心,拥有共计5000多平方米的维修车间、配件仓库、培训教室及25套大型农机维修及检测设备,一支15个人的专业队伍,正是这些得天独厚的条件,才使其有能力实施“一业为主、综合经营为辅”的经营策略。
 
  就在记者采访的当天,这里正在举行上海市农机师资队伍培训,来自上海各区的农机理论教员和教练员集中在这里进行培训,同时进行的还有农机手电脑3D教学培训。据何文彬介绍,培训活动不仅仅是大课讲座、电脑教学,还有农机电气液压模板、拖拉机电器实训等器械实操培训,通过培训,每一位农机手都能掌握实实在在的技术。数据显示,该合作社每年都要承接20次左右的培训工作,业务范围涵盖市级、区级。
 
  2015年11月,松江区农委和区财政局联合发文,委托上海农村产权交易所试点成立了专属的补贴农机处置平台,为享受农机购置补贴的农机进行二次交易提供便利,试图改变在现有农机购置补贴政策下重购买、轻处理的困局,提高农机报废、换新等环节的监管服务能力。因为宏烨农机专业合作社既有农机检修能力又有保养数据库,做出的二手农机测评更准确,在面向国内相关市场挂牌竞价销售时还能提供更多真实有效的信息,这个业务自然交给了宏烨,从而为合作社赢得了“农机手财产守护者”的美誉。
 
  “通过农机维修、农机处置获得信任之后,我们合作社自然成了农机二次销售的最好桥梁。”何文彬笑着说。何文彬的笑发自肺腑,面对政府和农机手的双重信任,作为合作社理事长的他没有理由不高兴,毕竟,赢得信任后的业务扩张是水到渠成的事儿。
 
  今年,松江区探索推出一项“农机延保服务”的惠农政策,就是让每一台农机每年可享受一次维修服务,费用由政府补贴60%、农机手承担40%。“实施农机延保服务,可以做到农机使用效能的最大化,不能不说是一项利国利民的惠农工程,这项探索也只能交给宏烨农机专业合作社,这是松江区农机维修资源整合的必然结果。”陈勇说。
 
  记者发现,与上海市其他几个涉农区相比,松江区的农机维修除了价格便宜,还方便快捷。因为专业化的维修队伍随时待命,每逢农忙时节,除了常规性的电话报修之外,农场主和农机手还可以通过“农机维修”的微信号,发送“位置共享”,以便于维修工能准确而迅速地赶到现场;另外,通过上传故障图片,维修工经过初步诊断后能选择带上合适的工具,这些都大大提高了抢修的效率。而对于农机管理部门来说,正是有了宏烨这样的农机专业合作社,可以提供专业化的农机服务,监管也因此变得更有效。
>
动态详情
权威动态
合作社讯
图片快报
人物专访
视频展播

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