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点关注

党员带头跑 乡村更美好 ——梁平区发挥社有企业龙头带动作用,推进“三社”融合发展试点
重庆市社表彰2018年信息工作先进集体及个人
重庆市市长唐良智:市供销合作社工作卓有成效
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李明清调研江津区“三社”融合发展等工作
重庆梁平区委书记杨晓云 充分肯定区供销合作社扶贫工作
重庆市市长唐良智:供销社工作很有成效
我国学者研制出马铃薯种薯纳米促芽剂
农村社保卡不能一发了事
甘肃高台县调往新疆的牛发生一起O型口蹄疫疫情
全国非主要农作物品种登记培训在山西举办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欢迎合作 | 隐私声明 | 广告服务 | 文件下载 | 人才招聘 | 在线留言 | 活动报名 | 样品申请 | 预约申请 | 会员中心 | 后台管理

pageCopyright © 2018 重庆市翔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页面版权所有 电话:13609454336 联系人:杨先生 渝ICP备15007105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新闻中心

动态 News

——  NEWS CENTER  ——

——  NEWS CENTER  ——

——  NEWS CENTER  ——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NEWS CENTER  ——

新闻中心

——  NEWS CENTER  ——

新闻中心

——  NEWS CENTER  ——

——  NEWS CENTER  ——

新闻中心

“伟哥酒” 滥用违禁药成行业潜规则

作者:
来源:
2015/08/12 15:49
【摘要】:
近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在其官网发布通告称,有51家企业在69种保健酒、配制酒中违法添加了西地那非(俗称“伟哥”)等化学物质,并在产品名称、标志、标签上明示或暗示壮阳、性保健等功能。目前,已经有19家企业负责人被移送公安机关进行刑事犯罪侦查。   其中,包括著名企业三九企业集团、海南椰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内的多家企业的“保健酒”产品也因涉嫌非法添加西地那非等药物,正在接受调查。   该消息一经发布
  近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在其官网发布通告称,有51家企业在69种保健酒、配制酒中违法添加了西地那非(俗称“伟哥”)等化学物质,并在产品名称、标志、标签上明示或暗示壮阳、性保健等功能。目前,已经有19家企业负责人被移送公安机关进行刑事犯罪侦查。
 
  其中,包括著名企业三九企业集团、海南椰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内的多家企业的“保健酒”产品也因涉嫌非法添加西地那非等药物,正在接受调查。
 
  该消息一经发布立即引起巨大反响,业内人士透露,“非法添加药物”并非新近出现的问题,实际上在保健酒市场一直普遍存在,而此次严查只是将该问题集中暴露给了公众。
 
  尽管国家食药监总局强调,自7月31日起,所有保健酒、配制酒经营者应对其所销售的产品进行全面自查,发现问题产品一律立即停止经营,下架封存。对继续经营的,将依法严肃处理。但记者调查发现,通告发布后,名单中一些违法添加药物的“保健酒”产品在网络上仍有销售。“保健酒”监管亟待完善与落实。
 
  专家认为,造成这一现象大量存在的重要原因为有效监管的长期缺失,目前未经国家批准进行保健食品生产的企业,应纳入到严格的食品安全监管体系中来。
 
  调查:部分“伟哥酒”仍在售
 
  食药监总局方面表示,在保健酒、配制酒中添加西地那非等化学物质,违反食品安全法第二十八条第一项关于“禁止生产经营用非食品原料生产的食品或者添加食品添加剂以外的化学物质和其他可能危害人体健康物质的食品”的规定,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涉嫌构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国家食药监总局要求,各涉事企业应立即停止生产、就地封存违法产品,召回全部在售产品。而近日,记者发现仍有被通报产品进行销售。
 
  在网购平台,烟台市华海葡萄酿酒有限公司生产的“御合九开”显示“保健功能”为“气血双补”,“建议零售价”为588元。长春鑫汇鹿业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鹿鞭神液酒”在该网站上显示“建议零售价”为198元,而购买1800瓶以上,则按批发价每瓶24元。吉林伊通满族自治县宇田鹿业开发有限公司鹿茸酒、鹿鞭酒等产品在慧聪网等的销售页面仍在运行。在多个网站,均能找到其招商和销售推广页面和联系方式。在国内最大的一家电商平台上,海南椰岛“椰岛鹿龟酒”也仍然在售。
 
  而另据媒体报道,通报名单披露后,烟台鑫达酒业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神力源酒、南阳市广寿保健品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张仲景人参蛹虫草酒、江西日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龙凤酒仍在正常批发、零售。
 
  新京报记者致电虎林市森源天然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公司负责人在回应记者采访时称“我们现在不卖(鹿鞭酒)了”,而在记者的追问下,该负责人后来改口否认公司生产过保健酒产品,“我们只产蜂蜜,从没做过保健酒”。而在该公司发布在网络上的宣传资料及其登记在某电商平台的“认证信息”中,记者均在其“主营行业”一项找到了“药酒”和“保健酒”内容,该企业宣传称其产品是具有调节血脂、血糖、血压,延缓衰老、补钙等功能的天然绿色保健食品。
 
  而涉嫌非法添加化学物质被调查的海南椰岛集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强调,“我们是第一次收到这种通报信息”,公司以前从未被查出过非法添加化学成分。该负责人表示,目前公司已对自己的产品、生产流程进行了全面的自查和检测,确定没有使用西地那非等非法化学物质,“怀疑可能在四川当地销售的并非本公司生产的产品,目前海南和四川的食药监部门正在派人去处理此事,尚未有调查结果”。
 
  业内人士:一瓶问题保健酒等于8粒“伟哥”
 
  业内人士透露,白酒受冲击之后,不少企业加入门槛较低的“保健酒”行列。而由于相关标准及监管的缺乏,“保健酒”行业乱象频现。
 
  中国酒类流通协会副秘书长赵禹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我国“保健酒”领域监管存在严重缺失。“我们通常所说的‘保健酒’,除其中少数经过国家保健食品批准获得‘蓝帽子’的保健酒外,其余绝大多数都是未获得保健食品许可资质、却宣传具有一定的保健功能的‘配制酒’”,而相比保健食品认证的高门槛,目前我国配制酒的标准很低,门槛低,成本也低,同时监管长期缺位,造成配制酒市场混乱。
 
  “在此次国家食药监总局通报的名单中,大部分‘保健酒’产品都未得到国家审批,虽然这些产品均宣传自身具有保健功能。”中国保健协会副秘书长张大超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业内人士透露,一些所谓的“保健酒”添加“伟哥”等药物几乎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一些“保健酒”宣称用海马、鹿鞭、肉桂、鹿茸等中药材浸泡而成,但为了增加效果,赢得消费者对“疗效”的认可,一些厂家都会添加少量治疗阳痿的药物,成本很低。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西地那非(“伟哥”)的成本约0.8元/克,而10克即可添加生产6公斤“保健酒”。
 
  资料显示,对大多数患者而言,西地那非的推荐剂量为50mg。基于药效和耐受性,剂量可增加至100mg(最大推荐剂量)或降低至25mg。每日最多服用1次。
 
  以市面上500g一瓶的保健酒为例,如果添加800mg的“伟哥”,按照国内100mg/粒的剂量,喝一瓶这样的保健酒就等于吃了8粒“伟哥”,相当于最大剂量的8倍。
 
  药剂科医生解释,酒精能扩张血管,“伟哥”也扩张血管,两者同时服用会造成血压过低,可能引发头痛、眼花、突发心脏病等症状,长期服用有很大副作用。
 
  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邓军洪表示,服用过量的“伟哥”,轻者会出现头痛、眼花和昏晕,重者不但对于勃起功能障碍没有治疗作用,还可能导致异常勃起,病情更加严重,甚至危及生命。
 
  对策:配制酒行业亟须规范
 
  专家介绍,对于配制酒,目前标准比较混乱,国家尚未出台统一的标准。而人们习惯将这些酒统称为“保健酒”,很多消费者并不了解其中的差别。中国酒类流通协会副秘书长赵禹强调,尽管目前对于配制酒,从国家到地方都没有很严格的标准,但与国家认证的保健食品相同的是,都不允许添加像“伟哥”之类的药物,食品中所使用的原料药物必须为国家所批准的101种“药食同源”范围内的成分。但由于对普通配制酒的监管长期缺失,使得非法添加的乱象一直存在。
 
  保健食品业内人士表示,一些未取得保健食品认证的企业利用消费者追求和推崇“保健”与“养生”的心理,夸大、虚假宣传其所生产的“配制酒”具有某种保健功能,甚而有企业冒风险添加违禁药品。“这种冒充‘保健酒’、误导消费者、甚至涉嫌违法的行为对真正获得国家批准认证的保健酒企业造成了极大伤害,扰乱了保健酒市场的正常秩序。”
 
  专家表示,目前我国保健食品为“单品种审批”,即对每一种保健酒的保健功能单独进行论证和审批,对于通过审批认证获得保健食品资质的保健酒,监管部门每年还要对其进行多批次抽检。而对于那些没有取得保健酒资质的“配制酒”,专家表示,国家尚未出台统一的标准,对其所称的保健功能即添加物更缺少专门检测与监管。
 
  同时,据报道,与白酒、葡萄酒、啤酒等不同,我国保健酒行业至今没有设立专业的检测中心,检测工作往往由其他酒种的检测机构代行,加之缺乏统一行业标准做依据,保健酒的检查多为常规性项目检查,对原料功效成分、不同原料之间是否会产生化学反应等方面均无法进行有效检测,因此留下了潜在漏洞。
 
  而此次在新食品安全法出台后,国家对所有食品安全领域加强了监管,食药监部门的此次抽查,暴露了很多行业问题,“但同时也是一个好的开始,希望国家尽快出台相关政策与法规,严格检测与监管”,赵禹表示。
>
动态详情
权威动态
合作社讯
图片快报
人物专访
视频展播

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