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点关注

党员带头跑 乡村更美好 ——梁平区发挥社有企业龙头带动作用,推进“三社”融合发展试点
重庆市社表彰2018年信息工作先进集体及个人
重庆市市长唐良智:市供销合作社工作卓有成效
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李明清调研江津区“三社”融合发展等工作
重庆梁平区委书记杨晓云 充分肯定区供销合作社扶贫工作
重庆市市长唐良智:供销社工作很有成效
我国学者研制出马铃薯种薯纳米促芽剂
农村社保卡不能一发了事
甘肃高台县调往新疆的牛发生一起O型口蹄疫疫情
全国非主要农作物品种登记培训在山西举办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欢迎合作 | 隐私声明 | 广告服务 | 文件下载 | 人才招聘 | 在线留言 | 活动报名 | 样品申请 | 预约申请 | 会员中心 | 后台管理

pageCopyright © 2018 重庆市翔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页面版权所有 电话:13609454336 联系人:杨先生 渝ICP备15007105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新闻中心

动态 News

——  NEWS CENTER  ——

——  NEWS CENTER  ——

——  NEWS CENTER  ——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NEWS CENTER  ——

新闻中心

——  NEWS CENTER  ——

新闻中心

——  NEWS CENTER  ——

——  NEWS CENTER  ——

新闻中心

陕西陇县贫困户入股专业合作社 五年期满分红难兑现

作者:
佚名
来源:
重庆农民合作社网
2018/04/21 20:58
【摘要】:
陕西陇县贫困户入股专业合作社,五年期满分红难兑现。

  陕西陇县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贫困人口较多,在产业扶贫上,县里也一直积极想办法,创新扶贫模式,实现多方共赢。但近日,有群众向我们反映说,2012年陇县推出了奶牛托养产业扶贫的模式,承诺贫困户每年不仅能拿到分红,5年后还可以拿回本金。而到现在,他们不仅没有拿到承诺的分红,本金也不给退,这是怎么回事呢?

  李扬是陇县城关镇高棱村的村民,他告诉记者,五年前,也就是2012年12月,村委会通知村里的贫困户去签一份合同。

  李扬:“当时签的时候说是扶贫项目,一年给600块钱,五年时间,到2017年到期,一次性返回本金。”

  在这份陇县2011年“企业+基地+贫困户”整村推进奶牛托养产业扶贫项目合同书上,记者看到,李扬的父亲作为甲方,与乙方陇县隆兴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丙方陇县扶贫开发办公室签订了这份三方协议。

  合同中约定的“企业+基地+贫困户”奶牛托养产业扶贫模式,就是由财政向每户贫困户拨付4000元产业扶贫资金,贫困户通过县扶贫办将资金统一投入到奶牛养殖企业,由企业配套资金购买育成奶牛进行养殖管理,之后连续五年向贫困户每年分红600元。合同期满后,企业向贫困户兑现本金4000元,合同终止。在饲养过程中,如果出现奶牛因病或其它原因死亡,不影响企业向贫困户的各项兑现。合同到期后双方可以协商继续合作,开展托养经营。

  但合同期满后,村民们却并没有拿到应该兑付的分红和本金。

  李扬:“到现在总共给了1000块钱,剩下的不知道到哪去了。”

  李杨告诉记者,村里当时和他父亲一起签合同的共有91户村民。这些签了合同的村民告诉记者,五年多的时间里,他们仅仅领到了1000元的分红,剩下的2000元分红和4000元本金却没人给了。

  陇县城关镇高棱村村民吕芳:“钱在空里落着呢,听着有钱呢,没拿到手里。”

  记者了解到,在分红没有如期兑付的2014年,村民们也曾先后找过陇县隆兴专业合作社和陇县扶贫开发办公室,但几年过去,事情却没有任何进展。

  陇县城关镇高棱村村民李牛焕:“找过合作社,人家说没有钱嘛。”

  陇县城关镇高棱村村民陈恒心:“县上扶贫办也找过,一找人家就说给我督促下。”

  那么,为什么企业没能按照合同约定给村民们兑现分红和返还本金呢?记者来到陇县隆兴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了解情况。

  陇县隆兴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法人代表段隆旗:“企业现在不收奶,遍地倒的都是牛奶。”

  这位合作社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也没想到,2014年开始,原本红火的牛奶市场突然之间发生了巨变,牛奶突然没有企业收了,而奶牛也降价了,他们遭遇了连年亏损,所以实在没办法兑现承诺了。

  段隆旗:“5000块钱一年就要给1000元,4000块钱一年给600元,比社会高利贷都高得多。当时做企业的人,原来不是养殖的人,现在来养殖,养殖这个事确实不好弄,确实不好做。”

  投资原本就有风险,作为合作社现在自身也无能为力,那他们当初为什么还要签合同做这个项目呢?

  段隆旗:“想着政府有什么政策,当时我们建厂的时候,蒙牛、伊利全部找来,谁家都要呢,你出5块,他出5块5,他出6块。谁知道搞起来了,没人要奶了。”

  随后,记者在陇县扶贫开发办公室了解到,从2011年“企业+基地+贫困户”整村推进奶牛托养产业扶贫项目开始至今,除了隆兴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全县涉及贫困户入股分红没有兑付的还有另外三家:恒泰牧业专业合作社、绿丰奶牛专业合作社和隆达奶山羊专业合作社,共涉及入股贫困户2000户。

  这些专业合作社总共获得贫困户入股资金930.1万元,同时还获得陇县专业合作社基础设施补助共计227万元。此外,这几家专业合作社几年时间还拿到了包括产业园区扶贫项目和整村推进项目等资金1233.1万元。而这些拿到了财政和农户如此大规模资金的合作社,如今却欠付贫困户原本应得的分红和本金257.23万元,迟迟兑现不了。

  陇县扶贫开发办公室副主任李小龙:“由于乳品市场变化,企业应对市场风险能力不足,导致目前不能给贫困户及时兑付。这个问题出现后,县委县政府领导高度重视,先后多次督办企业向贫困户兑付,到目前为止,企业正在多方筹措资金,如再不能按规定时间兑付,不排除走司法程序予以解决。”

  那么,为什么原本造福贫困户的好事最终没能办好呢?陕西省委党校法学教研室副教授杜宏宠认为,三方所签的合同是合法合规的,农户只要将4000元产业扶贫资金注入合作社就完成义务,而这件事到了如今这种程度,政府相关部门和合作社都有责任。

  杜宏宠:“专业合作社,你利用了我们政府提供的扶贫专项基金,利用我们贫困户给你的资金,发展起来企业了。但是作为一个企业,我们知道投资是有风险的,你对风险是否有足够的预料,你在经营中间是否能够很好经营,这是你必须应该考虑到的,如果因为经营不善所导致的各种损失,合同里边讲得很清楚,应该是由专业合作社来承担责任。”

  近年来,随着脱贫攻坚力度的不断加大,全省多地都在通过各种产业扶贫模式助力贫困户脱贫,其中有许多模式和陇县奶牛托养产业扶贫模式相似,一旦遇到市场疲软、企业经营不善,都可能会引发连锁的不良反应。陇县这次的奶牛养殖投资兑付危机就是一个严重的教训和警示。

  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马莉莉:“政府+企业+农户的模式,是一个比较简单高效的扶贫模式,但是它也存在一定的问题。首先产业扶贫不等于局部扶贫,应该从全产业链条的角度,从生产、流通到消费的全领域,来考虑实施帮扶政策;第二个政府帮扶不等于代替市场,我们应该发挥企业的主导作用,来应对市场的风险;第三个政府参与不等于一哄而上,它会改变市场环境,我们需要来实行差异化、定制化的帮扶政策,可以发展专业化的第三方机构,在风险比较小的产业领域实行产业帮扶政策。”

  节目播出前,记者从陇县扶贫开发办公室了解到,专业合作社正在筹措资金,分阶段逐步为贫困户兑付。

 

>
聚焦详情
全国信息联播
热点关注
案例分析
食品安全
警钟长鸣

聚焦